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IY酵素-低成本高保健,利自己救环境

求医不如求己,养生胜于治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4年春南行记  

2014-05-28 12:47:13|  分类: 生态绿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研究共生哲学的钱宏老师是我的忘年交,多年来游历各地,结了不少缘。福建深山里有一个培田古村,当地政府想复兴耕读传统,把钱老师请去做南山书院的院长,并主持今年的春耕节(4月5-6号)。钱老师去年就约我到时候去讲环保酵素,我尊敬他的为人,就答应了。于是就有了这次的南行。


因为路过厦门,出发前约了一下厦门的酵友,没想到反应很热烈。人数不是很多,但因为已经有基础,交流得比较深入直接。大家的反应有点出乎我的预料,也让我知道现在这个时代真的很需要酵素,酵友们真的很需要指点,大家的反馈也让我信心更足。


培田是一个八百多年的小村子,保留着很完好的古建筑群,历代耕读传家,出过不少人物。这次春耕节的主题就是“耕读并作,天人共生”。我讲课时,因为来的人比较杂,效果并不理想,私下的碰撞中倒是交了不少朋友。临走前教了几位大妈大嫂,才算把酵素的种子真正播在当地。


钱宏老师一生漂泊,这回终于有个青山秀水的地方可以安定下来。他也力劝我留下来发展,还给我出了好多主意。我很喜欢这个地方,但似乎我们还没到安定的时候。


接下来去杭州佛日寺,因为刚好这个时候,吗哈老师的巡讲走到了这里,而且正好有三位出家的朋友也同时在这里。其中一位是去年在北京邀请我们去龙泉寺推广酵素的贤航法师,现在他被请来主持复兴佛日寺这个古道场(佛日寺曾经与灵隐寺齐名,并称东天竺与西天竺)。贤航法师打算农禅并重,恢复过去自给自足的丛林模式,所以这次请了吗哈老师来讲课。


吗哈老师这些天连续讲课与奔波,有点累,我就临时客串,分担了一点时间。


吗哈老师讲的主题是自然农耕,从泰国净土村二十多年来的实践来看,自然农耕真的可以越种越好,越种越丰收,最后,人吃不完卖不完送不完,做酵素也用不完,就还给虫子小鸟大地了。


从参加听课的同学中听到,久仰的空海法师正在千岛湖举办自然农法学习班,联系过之后,那边表示非常欢迎,于是就和贤航法师一起赶去千岛湖龙川湾(本来打算去上海的,对不住上海的朋友们了)。


这里是千岛湖的众山深处,农夫山泉水源地的上游,5A级的国家风景区。出来散步的时候,总想大口地吸气,真的很舒服。呆在这里的几天,就感觉身体轻盈了不少(所以故意推迟了几天回京,呵呵)。


在这里听了几位老师的讲课,长了不少见识。


来自北京天福园的张老师,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,她在讲我们历史上的生态债时,提到黄土高原曾经是很富饶的,所以养育了我们灿烂的中华文明(北宋以前)。但是我们几千年来的对生态不负责的农耕与生活,导致植被凋零,水土流失,所以母亲河成了黄河。我们也随着废弃了原来的故都,迁到下游来。她说,黄河的咆哮不是对日本鬼子的怒吼,而是被伤害的母亲在追下来向她的儿女们呼喊:回来吧,回来吧。讲到这里时,张老师很激动,还听到有人在小声地哭,我也没有忍住眼泪。


原来我们的历史还可以这么解读。(刚看到一片文章,可以参考对比:一千年前的中国,究竟强大到何种恐怖程度?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8c435bd0102efer.html)玛雅人也是把自己的河流弄没了。可以说,生态是生存与兴旺的根本。


来自台湾的罗杰老师,已经是网上的名人了。他带来了很多生动的经历和感悟,让我明白了很多。自然农法的道理和酵素是相通的,尊重自然,顺应自然,向大自然学习,爱护生命,培育生态,人与天地万物共生,种地的同时,人也被养育、教育了。(罗老师两口子已经生养了六个孩子,都是在自己农场里,边耕边读。看着他们的几段充满欢乐的镜头,大家常爆笑不止。)


自然农法对杂草和虫子的态度,就像我们做酵素对各类细菌、杂菌一样,不是去杀灭,而是培养一个丰富而健康的环境,万物共生,各得其所,在自然的生克制化中,形成丰富稳定、充满生机的平衡。(我们的世界何尝不该是这个样子。)


青岛的唐冠华,我之前就听说过,也是因为想听他的分享,我推迟了一天离开。他们小两口在崂山搞了一小片地,探索完全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,几年来学了很多,也摸索了很多,打算整理出一个系统的可参考的指导方案。


崇明岛的老贾,也是圈内的名人。独自摸索的这些年,吃了不少苦头,他讲了些他自己犯过的错误,有的是藏在心里没跟人说过的,很感人,在教训中感悟和成长,“种地实际上也把人种进去了”,很实在。


来自四川的高一程,是个朴实的农民。几年前村里几十户人家集体决定不再用农药化肥,逐渐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支持。现场的去过他家的一位学员说,他家地里的土非常松软,免耕(不翻地)的自然农法真的可以做到这样(东西好吃自不必说了)。


课下交流的很多朋友是正在做农场和种植基地的,很佩服他们先行的勇气。


因为我是临时决定过来的,所以主办方从原来的课程安排中,挤出了一个下午和晚上的时间交给我来讲课。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公开露脸(以前只有小范围交流,都算是在做地下工作,呵呵),真的有些紧张,有些语无伦次。还好因为大家对酵素的求知渴望,不但接纳我,甚至还捧得高高的,让我长时间来孤独冷漠的心,得到了极大的温暖。


回来后听了一下自己的录音,不断为自己脸红。性格孤僻的人就不太会说话,大概是常理(虽然早就知道,但似乎也没改善多少。)


我们出来的这段时间,香山的家里又没人打理了。考虑到我们日后应该会经常出来游学、讲学,所以打算把香山的两处院子合并到一处,撤掉上面这个。


我们去过的很多地方,包括空海法师这里,都邀请我们留下落脚(到处都缺人才啊)。从个人生活来讲,都是很好的地方。但我觉得,起码在一定时期内,全国的推广更重要。香山酵园作为一个在京城的窗口,还是

很有用的。但是当我们不在的时候就缺人打理,也不能向全国申请酵素的朋友发快递,还有无奈欠下的房租,大概做公益的现状,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吧。


几年前我还在城里工作的时候就想过,如果我所参与的工作,长远来看对地球生态无益,对人类文明进步无益,就不如不做。但限于对社会的全貌认识不足,不知道怎么更好,还有对谋生的担忧,也不敢冒然举动。

现在回头看,更多的应该是自己已经深陷在当时社会流行的观念矩阵中,加上私心贪心的纠葛依恋,没有去留意更多更好的选择。


空海法师提倡的“一村一天堂”的自然农法理念,不是简单的为了让食物更健康,也不是仅仅为了让农村更美好,而是提供了整个人类生存模式的参考。


人本来是应该生活在自然中的,本来应该与万物、与土地相亲的。这样我们才会知道尊重自然,尊重生命,否则,隔离与毁灭的结果,就是我们自己也走向死路。


生态才是真正的财富,对于人类,对于一个民族、一个家族,都是如此。


万物一体的体验,自然会减弱金钱权位等对人的束缚。现有的金融工商体系,也必将面对大调整(单单看酵素带来的冲击就能知道)。


还在彷徨中的兄弟姐妹们,步伐快一点吧。

2014年春南行记 - 我为酵素狂 - DIY酵素-低成本高保健,利自己救环境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